民生與法

天津武清一民企訴稱遭遇“套路貸”連環套損失慘重

時間:2019/1/10 17:15:56  作者:天津武清:蘇昌茂  來源:  查看:3912  評論:0
 天津市武清區煜泰靜電噴涂廠總經理蘇昌茂致函上級有關部門反映稱,其公司在民間借貸過程中遭遇“套路貸”連環套路,實際爭議借款幾百萬元,但訴訟金額高達2000萬元,致使他們這家資金周轉本已十分困難的民企雪上加霜,損失慘重。

        天津武清一民企訴稱遭遇“套路貸”連環套損失慘重
 
在提交給上級有關部門的一份書面反映材料中,蘇昌茂陳述了事情經過:我在天津市武清區王慶坨鎮主要經營自行車生產、銷售業務,系天津市武清區煜泰靜電噴涂廠總經理。2015年以來,因經濟環境不佳,原材料、人工成本不斷上漲,金融機構銀根縮緊等原因,致使我公司資金鏈出現問題,為此我方向王慶坨鎮九街村高某明多次借款用于公司周轉。直至2017年3月,我方一直正常還款,雙方并未發生糾紛。但是,到2017年5月以后,高某明在借款過程中乘人之危,涉嫌利用我公司資金緊張、急需資金周轉,采用虛增債務、虛假訴訟等手段,以達到其獲取非法利益的目的。

       天津武清一民企訴稱遭遇“套路貸”連環套損失慘重
 
其一,(2017)津0114民初11134號、(2017)津0114民初11136號、(2017)津0114民初11147號、(2017)津0114民初11146號、(2018)津0114民初4456號案件中,高某明在借款過程中讓我方出具高額借據,但實際出借金額遠低于借據金額。借款期滿后,由于當時資金緊張未能及時兌付,高某明卻按照借據金額起訴,并保全查封我個人及公司財產5000萬余元。借據金額和實際出借金額之間的差額,高某明一方面用我方已經償還的借款冒充該筆借款的出借流水證據,一方面又主張給付了我方部分現金,但實際我方并未收到任何現金。
 
訴訟過程中,高某明又哄騙我方讓我方同意調解這幾個案子,并承諾這幾個案子調解后,另外的借款就不再主張了并減免大部分債務,同時威脅我方,如果不同意調解,就將擔保人和我父母及擔保人相關公司一并起訴并進行查封,并且直接影響我公司的銀行貸款審批和擔保人的經營、融資等,更重要的是對我及家人在社會上有嚴重的不良影響。在這些壓力下,我方不得不同意按高某明的意見進行調解,但調解后高某明又出爾反爾,另行就將我已經償還的借款將擔保人起訴其它借款進行訴訟,即(2018)津0114民初168號、(2017)津0119民初871號、(2018)津0119民初872號、(2018)津0119民初873號、(2017)津0114民初11834號,其理由是不管由誰給付都沖抵前期調解案件的款項。實際上,高某明涉嫌利用前期虛增債務、后期又進行虛假訴訟這些“套路貸”的連環套路,最終以達到獲取非法高額利益的目的。

       天津武清一民企訴稱遭遇“套路貸”連環套損失慘重
 
其二,在(2017)津0114民初11134號、(2017)津0114民初11136號、(2017)津0114民初11147號、(2017)津0114民初11146號、(2018)津0114民初4456號這些案件訴訟過程中,因高某明不顧事實,不如實陳述申請人已還清其借款本息的事實,民初11134號調解案件中借款金額600萬元我方實際已將此筆借款歸還清,經高某明哄騙后同意調解并用此筆調解款項沖抵未到期的債務;但是調解文書生效后立即轉入執行程序,被迫我方又向法院執行庭還款200萬元,隨后高某明又將其他擔保人及相關公司起訴。涉嫌通過惡意訴訟手段給借款人增加巨大的心理壓力和社會壓力,迫使答應其不合理的條件。并且鼓動我公司工作人員說公司已經倒閉,讓我公司員工罷工擾亂我公司正常的工作秩序(此情況屬實,有我公司員工和在現場的人員作證)。
 
實際我們存在爭議的借款幾百萬元,但是訴訟我方的金額高達2000萬元。在此情況下,我方一方面向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一方面向公安機關反映高某明涉嫌虛假訴訟的問題。因此情形,2018年4月28日,我方與高某明經仔細對賬,雙方簽訂了協議,確認雙方2018年4月1日前的全部債權債務均已結清,互不追究法律責任,已轉執行的案件雙方共同解除。協議簽訂后,高某明本應向人民法院提出撤銷執行案件,但高某明卻以雙方債務已結清為由向武清區人民法院撤回全部案件執行申請,且并未解除對相關財產的查封措施,用此方法是為了使我方向中院申訴的案件撤訴后超出再審期限,并逃脫公安機關的刑事打擊。
 
其三,2018年7月,高某明以重新向我出借資金為誘餌,要求用以撤回執行但未解除查封的房產作為擔保,向我出借200萬元。我公司因急于恢復生產,需要該筆資金,在此情形下,同意了高某明的要求,并于2018年10月11日簽署了相應協議。后高某明到武清區人民法院申請恢復了(2017)津0114執4288、4289、4290三個案件的執行程序,同時要求我方分5次簽署了高達470萬元的借條(實際高某明僅同意出借200萬元),并采用取現金、拍照等方式制造我方已經將現金取走的虛****據。但至今高某明實際并未向我方出借任何資金,其前述行為已經涉嫌詐騙和虛假訴訟及惡意訴訟。
 
高某明其人實際是以“放貸”為職業,僅在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高某明作為原告的民間借貸案件多年來有一百多件,至今未結案件也仍有幾十余件,涉案金額超億元。在王慶坨鎮及武清周邊多數的借貸業務由他承攬,并且吸收大量資金賺取利差,借款人違約后立即在法院起訴,已經有很多受害人將房產、工廠等通過法院的執行拍賣甚至抵債高某明所有。目前高某明與我恢復執行的三個案件,已經進入執行程序,并且下達了限期履行通知。
 
在上述民間借貸過程中,高某明涉嫌利用“套路貸”的種種手段,如迫使我簽訂遠遠高于出借金額的借條;利用取現金、拍照等方式制造我已將現金取走的虛****據;以哄騙手段將雙方已經確認了結的案件再次恢復強制執行程序等等。因此,高某明涉嫌在民間借貸過程中利用“套路貸”的非法手段,利用其制造的明顯不利于申請人的證據,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等各種手段向借款人施壓,以實現侵占我方合法財產的目的,其行為已經涉嫌構成犯罪。
 
綜上所述,高某明的借貸行為是典型的“套路帶”案例,其涉案金額為武清區個人放貸之最,訴訟案件之最。為維護國家法律法規的嚴肅性,懇請上級領導對此高度關注,盡快查明事實真相,依法予以嚴肅處理,切實維護當事人的正當權益。(天津武清:蘇昌茂)
責編雷磊
相關評論
評論者: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新華廉政網(www.wyhfww.live) 版權所有
郵箱[email protected]; 工作QQ:1985163042 手機:18810287869
北京市海淀區遠大路甲午巷2-20號 京安備110106130023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信息管理京ICP備12002389核 京公網安備110106130023號
京安備110106130023號
Powered by OTCMS V2.91
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