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與法

山西忻州:且看保德縣稅務局惡意違法還會狂奔多久

時間:2019/1/16 18:57:31  作者:  來源:  查看:3034  評論:0

近日,關于山西保德縣稅務局違法將豫皖煤業“703萬補償款被征稅”的事情在在媒體和社交網絡廣泛傳播,相關的評論也較尖銳和和深刻。

其中有兩篇評論比較有見地:一篇是全國知名媒體《央視訪談網》刊發的《山西保德:703萬征收補償款被抵稅,違法!》,文章語言犀利,直至要害:703萬征收補償款被抵稅,無論是出發點、過程、計算方式以及結果,都是錯誤和違法!另一篇是中國財經品牌媒體《產新網》刊發的《山西忻州保德縣相關部門,莫把稅法當兒戲!》文章的論據更為充實和完整。

通過文章,可以清晰看到這件事情的脈絡:

1、2009年,山西省人民政府為進一步加快推進煤礦企業兼并整合(晉政發〔2009〕10號)的有關要求,依照山西省煤礦企業兼并重組整合工作領導者辦公室《關于忻州市保德縣煤礦企業兼并重組整合方案的批復》(晉煤重組辦發〔2009〕26號)的規定,專門制定《山西省人民政府辦公廳轉發省地稅局關于進一步做好煤礦企業兼并重組涉稅服務意見的通知》(晉政辦發〔2009〕171號)。

該文件,是山西省人民政府針對當時煤礦安全嚴峻形勢,為鼓勵煤礦資源整合,由省地稅局提出,經省政府研究批準的針對豫皖煤業這類企業在兼并重組的過程中而設立特殊稅務優惠制度。

簡單的說,就是山西省人民政府為了順利推進煤炭資源整合,對被兼并企業采取優惠的稅務政策,保護被兼并企業的合法權益,提高企業的積極性,同時也算是對被兼并企業的優惠和補償。

2、在這個大背景下,豫皖煤業與山西煤炭運銷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西煤運)兩家簽訂了礦產資源轉讓協議,豫皖煤業將擁有采礦權及實物資產等相關資產一次性全部轉讓給山西煤運,價款共計9815.71萬元。合同約定豫皖煤業與山西煤運集團雙方直接交易,彼此相互控制,各自擔責,這樣既快捷又方便。

山西忻州:且看保德縣稅務局惡意違法還會狂奔多久

豫皖煤業與山西煤炭運銷集團有限公司轉讓協議第一頁

3、保德縣人民政府要求參與其中,由它們中轉交易,實際上增強“兼并重組”的難度,其實質就是為保德縣人民政府拒絕全額付款——“吃拿卡要”做鋪墊。

4、2011年5月,在豫皖煤業張保清申領余下703萬補償款時,保德縣政府以其他理由拖延。隨后4年,張保清為此到保德10多趟,直到2014年才口頭得知被征稅了。2018年10月,保德縣稅務局才出具征稅明細。

\

保德縣稅務局提供的收稅明細

文章的標題直指——山西保德縣人民政府扣留703萬征收補償款被抵稅,違法!

他們給出的理由是:

第一、此行為違背稅法法定原則。稅法法定原則也稱為稅收法定主義,是指稅法主體的權利義務必須由法律加以規定,稅法的各類構成要素都必須且只能由法律予以明確。稅收法定原則是稅法基本原則的核心。由此延伸出來稅收告知原則和稅收公示原則。

再具體到豫皖煤業703萬補償款的事情,在4年之后才告知被征稅,顯然違背了稅收告知原則。稅法也明確規定“法不溯及既往”,暨新政策只對以后法定事項產生效力,不能往前追究。

在中國所有法律中,只有三個“罪刑法的原則”,其中,“稅刑法定原則”就是其中一個,其核心就是,稅務必須由稅法確認,否則一律違法!

顯然,保德縣稅務局在4年之后才口頭告知“703萬補償款被征稅”,8年之后才出具征稅明細,確定是違法的!

第二、此行為違背“下級服從上級的” 原則。2009年,山西省人民政府和山西省稅務局為了順利推進煤礦企業兼并整合的要求(晉政發〔2009〕10號),專門制定《山西省人民政府辦公廳轉發省地稅局關于進一步做好煤礦企業兼并重組涉稅服務意見的通知》(晉政辦發〔2009〕171號)。

該文件,是山西省人民政府針對當時煤礦安全嚴峻形勢,為鼓勵煤礦資源整合,由山西省地稅局提出,經省政府研究批準的針對豫皖煤業這類企業在兼并重組的過程中而設立特殊稅務優惠制度。

但是,保德縣人民政府依然征稅。且不論保德縣稅務局如何解釋,這種做法,顯然違背山西省人民政府和山西省稅局的初衷,這種 “雁過拔毛”、“兔死分羹” 的做法是“縣官不如現管”的體現,顯然違背“下級服從上級”原則。

這種違背上級政策和意見,顯然是違背了我國行政運行體系,這是作為黨和政府執政的大忌,是原則性違法、違規行為?

第三、保德縣稅務局使用稅種不合法。就保德縣稅務局所提供得征稅清單來看,涉及到營業稅、城建稅、教育附加稅、地方教育附加、價格基金和企業所得稅。

這幾個稅種是針對企業正常營業期間征收的,而不符合被兼并的企業征收的稅種,例如:營業稅是對有償提供應稅勞務、轉讓無形資產和銷售不動產的單位和個人,就其營業收入額作為課稅對象而征收的種稅。也就是說,營業稅是針對企業的營業額而征收的一種稅種。企業不經營,談不上營業稅。同時,城建稅、教育附加稅、地方教育附加作為營業稅的附屬稅種,當營業稅不存在,這三個稅都自然而然的不存在。

就豫皖煤業本身來說,豫皖煤業主營業務是煤炭開采和銷售,因而營業稅是針對煤礦企業的煤炭銷售數額而征收稅種。而煤礦的兼并重組不屬于煤礦企業本身的營業范圍,所以,以營業稅的名義顯然不合法,既然營業稅不合法,那么附屬的稅種自然也就不合法。

至于價格基金更可笑了,所謂價格基金,是指企業產品的而價格調整基金(目前已經停止征收),就全國范圍而言,價格基金主要是針對涉及民生大宗商品而征收。煤炭確實在征收范圍。但,其征收的基準是對煤炭價格每噸征收范圍在1—4元左右。顯然,價格基金是針對煤炭的價格而調整的稅種。

豫皖煤業補償款顯然不屬于價格基金的征收范圍。

第四、保德縣稅務局使用的稅率嚴重錯誤。保德縣稅務局作為稅務的專業機構,對上面三條還也許有解釋說明的可能性, 但,計算結果的巨額差異,那就有點離奇和不可理喻了。

也就是說,即使保德縣稅務局征稅合理,使用的稅種也是正確的,那么按照保德縣稅務局提供的稅率計算,其征收額與被征收的“703萬”之間必須是天衣無縫、分毫無差。而實際上卻是錯誤百出,差異極大。

我們在保德縣稅務局提供的征稅明細原封不動的基礎上,加以對比就很明白了:看吧,這就是差異!

山西忻州:且看保德縣稅務局惡意違法還會狂奔多久

僅營業稅和附加稅就差別688974元,價格調整基金差別9756元!

雷人吧!

但,更雷人的是企業所得稅,僅此一項差別22085347元。

同一個計算方式,采用同樣的稅率,而差距22784590元!

這種連最基本的自圓其說都達不到,居然出自一個專業的稅務機構——保德縣稅務局提供的收稅明細,可笑、可悲、可嘆!

是計算器錯了?還是保德縣稅務局的計算器是“臨時工”?

除了無恥之外,好像沒有其他詞語更能準確定位!

為什么會有如此離奇的結果?

很簡單,保德縣人民政府扣留的703萬并不是按照法定稅率計算出來的,當然,用法定的稅率是抹不平的!

猶如再好的鐵皮也修補不了褲子上的破洞!

通過上述四點分析,尤其是第四點更加準確和無懈可擊的方式證明:保德縣稅務局將“703萬補償款抵稅”就是違法!

并且是惡意違法!

依法治國,這個概念并不陌生!尤其是誰對政府部門來說,應該是必備要素,因為在一個法制的社會里,守法的根本是政府守法,只有將權力關在籠子里,才是依法治國的根本之路!

而保德縣政府和保德縣稅務局,居然堂而皇之的違法,并且在媒體反復曝光之后,還是裝聾作啞,無動于衷,看來,他們是準備將違法進行下去!

這種只要利益不要法律,只要錢不要臉的行為,不應該成為黨領導下的政府應有之行為!

這,是對黨的褻瀆!對人民智商的侮辱!

這時,我們不得不說,如此拿法律當兒戲的保德縣政府和保德縣稅務局如何引導保德實踐“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如何引領保德人民進入依法治國的新時代?又如何取信于民,取信于社會?

誰在透支黨和政府的公信力?

誰在動搖我們黨的執政地位?

毫無疑問——是那些面對自己的違法行為,而裝聾作啞耍無賴的保德縣政府和稅務局!

山西忻州:且看保德縣稅務局惡意違法還會狂奔多久

相關評論
評論者: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新華廉政網(www.wyhfww.live) 版權所有
郵箱[email protected]; 工作QQ:1985163042 手機:18810287869
北京市海淀區遠大路甲午巷2-20號 京安備110106130023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信息管理京ICP備12002389核 京公網安備110106130023號
京安備110106130023號
Powered by OTCMS V2.91
分布图